人气小说《神医凰妃》,超多小甜饼剧情,精彩不容错过!
孙宇

孙宇

人气小说《神医凰妃》,超多小甜饼剧情,精彩不容错过!

发布日期:2023-07-16 08:05    点击次数:209

第四章 让我来试试

一听是拓跋烈的消息,拓跋铮心里再不满,却也不好在这么多王军面前表现出来,回头看了秦羽眉一眼,却还是跟着来报信的人走了出去。

秦羽眉半倒在榻上,狂跳的心脏稍得平静。

总算暂时逃过了眼下这一劫。

对于拓跋烈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,拓跋铮实在没什么好感。

拓跋烈是呼察老王的小儿子,生母只是个地位卑微的女人,背后没有强大的母族做助力,按说这样的王子根本连呼察王座的边都摸不着。

可偏偏草原上的丹珠活佛很喜欢他,在拓跋烈还是个少年时,丹珠活佛就曾和呼察老王说,拓跋烈是龙牙草原最骄傲的雄鹰,早晚会凌云而上,飞过草原,飞遍九州。

因为丹珠活佛的这句话,呼察老王也不得不重视起这个小儿子来。加上拓跋烈自身也够努力,十五岁就曾带兵平乱,于千军万马中生擒叛乱的左伊贤王,在呼察十六部拥有不低的威望。

秦羽眉只看见一个身形高大,穿着牛皮袍子的年轻男人在几人的搀扶下走来,半敞的衣领露出古铜色的皮肤,结实而富有肌理。深邃的五官,带着独特的异域风情。

只是他此刻的脸色并不好看,额上还微微泛着汗珠。

秦羽眉看到,一支箭穿透了他的右臂,箭尖上还低着血,伤口附近的血迹洇在袍子上,已经干得发黑了。

从那片血迹上可以判断,拓跋烈伤到了臂上的动脉,又是贯通伤,若不能及时止血,他很快就会死。

“弟弟,是谁伤了你?大夫呢,快叫个大夫来。”虽然恨不得对方死在草原上,可表面上该做的功夫,拓跋铮一样都不会少。

如此虚伪的客套,拓跋烈并没有没有答话,他一抬头就能看到坐在软榻上的秦羽眉,此刻正凝重地盯着他的伤口。

那眼神是……担忧?

拓跋烈玩味地扯起一抹笑。

“大哥,那就是你从大夏璟王手里抢来的女人?”拓跋烈坐到拓跋铮下首,开口问道。

大夏璟王,随夏帝南征北战,打下大秦江山,赫赫威名,九州大陆无人不知。

拓跋烈原本是带着部下来和拓跋铮汇合的,不料在途中遇见了单枪匹马的夏侯璟,本以为可以凭借人多的优势抓住他,却没想到夏侯璟不光是用兵如神,自身的武功也极为出众。

不但被夏侯璟从包围中逃脱,自己还被他的箭射中,伤了手臂。

而拓跋铮听得自己安插在拓跋烈身边的探子如此汇报后,暗自心喜。

拓跋烈败在璟王手里,还被他的箭射伤,不管怎么说,这只雄鹰的威名都会折损几分。

只是他好像忘记了,秦羽眉刚刚也在自己手中躲过了三箭……

拓跋铮听得他突然问起秦羽眉也是一愣,担心拓跋烈猜出自己的意图,立刻正色道:“那个女人就是大夏送来和亲的公主,若不是她,父王怎么会被行刺。不杀她,不足以平息各部落的怒火。”

拓跋铮故意略过了自己意图占有秦羽眉一事。毕竟秦羽眉说的是事实,只有得到各部落承认的新一任呼察王,才有资格娶自己的继母。

说完,他又故作一脸关心地问:“你这伤是怎么回事?大夫呢,快过来!”

两个老头背着药箱急急赶来,见到拓跋烈臂上的伤,一脸难色。

“看什么呢?还不快把箭头拔出来,赶紧止血!”站在拓跋烈身后的少年是个急性子的,忍不住催促着。

“这……”一个老头踟蹰着开口,“烈王子这伤,不能轻易拔出箭头……”

“对,若是直接拔出来,恐怕烈王子会失血过多……”而死。另一个老头战战兢兢地补充着。

“废物!那你们说要怎么办?难不成就看着王子一直这么流血吗?”一听大夫说不能治,拓跋铮心中暗喜,脸上却还要辛苦地装出愤怒的样子。

“烈王子!可否让我试一试?”

秦羽眉突然开口,众人都吓了一跳,随即难以置信地看着她。

一个大夏的公主,要给他们草原的王子治伤?

这女人脑子坏了吧?

“你这妖女害了我父王,现在还想来害我弟弟?做梦!”拓跋铮怒气冲冲地看着她,手里的马鞭仿佛下一秒就要抽到秦羽眉身上。

“大王子,麻烦你动动脑子,你父王的死,真的是因为我吗?”秦羽眉实在不愿意和这个又粗鲁又好色的大王子说话,只是看着拓跋烈,毫不畏惧地对上他的目光,“两位大夫都不敢动手,再耽搁下去,烈王子的手臂就废了。”

秦羽眉虽然被绑住,可脸上的表情自信而镇定,让人忍不住就去相信,她是场上唯一能救拓跋烈的人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拓跋铮心虚地喝道:“万一,万一你又想趁机害我弟弟怎么办?”

“大王子,你这是故意在拖延时间么?”秦羽眉微抬下颌,笃定地看着拓跋烈,“烈王子不妨赌一赌,看我能不能救你,左右这里没人敢动那支箭,而我敢。”

拓跋铮要是再阻拦,在有心人眼里就是故意不给拓跋烈看伤,好铲除继位的障碍。一旦传出去,必将对他声望有损。

拓跋烈从秦羽眉的眼中看到了不容置疑的强大自信,这种感觉很熟悉,让他想起了每每出征前,跪在王庭与父王告别的自己。

“既然如此,本王子信你一次又如何!”拓跋烈一挥手,身后的人立刻上前割断秦羽眉身上的绳子,将她带到拓跋烈面前。

秦羽眉恢复自由后,第一件事是将胸前的衣服系好,又恶狠狠地瞪了拓跋铮一眼。

只是这种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,秦羽眉很快就进入状态,半蹲在拓跋烈身前,仔细地观察着他臂上的伤口。

“烈王子,要取出你臂上的箭头,就必须有办法止住血,我需要你的人准备一些东西。”

“要什么东西,尽管说。我大哥一定会帮你备好,是不是?”拓跋烈意味深长地看了拓跋铮一眼,后者忙不迭点头,“为了救我弟弟,你需要什么就直说。”

“大王子真是孝悌之人。”秦羽眉很上道地配合了一句。

想要活下去,这两位她都不能惹急了。

“杀一只羊,将羊肠取出洗净,再拿一根缝衣针,一把剪刀,一坛烈酒来。”秦羽眉头也不回地吩咐着,又对着那两个老大夫说:“把你们的药箱拿过来,止血的药先敷到伤口上。”

在拓跋铮的“全力”配合下,部下很快就准备齐了秦羽眉要的东西,羊肠上的血腥味还未完全散尽,可见他们的动作有多快,生怕自己的主子背上一个谋害王弟的恶名。

秦羽眉满意地点了点头,仓促之间能准备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。但愿拓跋烈身体素质足够强悍,能扛过这个缝合手术。

“烈王子,一会儿我要拔出箭头,给血管止血,还要缝合你的伤口,这期间会很痛,你要不要先喝一碗麻沸散?”秦羽眉突然想起,自己手里可没有麻醉针。

“不必,这点痛算不了什么。”拓跋烈不在意地一挥手。

“那好,一会儿还请你身后的这两位替我按住你们家王子,不然他要是乱动了,我可不保证能救回他的手臂。”

说完,秦羽眉先用剪刀剪开了拓跋烈的衣袖,狰狞的伤口露了出来,周围已经凝了一圈血块。

众人看着秦羽眉动作麻利地将羊肠剪成极细的长条,和缝衣针一起泡在酒里,又倒了一大碗酒,将双手泡了进去。

被夏侯璟的剑割伤的右手已经结痂,为了安全起见,她还是在伤口外面缠了两圈绷带。

拓跋烈一动不动地盯着秦羽眉,看着她将十根水葱似的玉指细细清洗干净,像是对待最珍贵的艺术品,却又不是单纯地爱惜自己的手,而是最大程度地对他的伤口负责。

那一刻的秦羽眉很庄重,很虔诚,很美。

待手上的烈酒风干,秦羽眉将成团的棉花蘸了酒,先将伤口附近的血痂擦开,拓跋烈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。

羽箭的两端已经被剪去,秦羽眉只需要将箭枝拔出来即可。

她抬手握上箭枝,微调着用力的角度,眼珠一转,突然说:“烈王子,你看天上那只鹰。”

拓跋烈下意识地抬头。

就在他分神这一瞬间,秦羽眉一把拔出箭枝,动作快准狠,毫不留情。

“啊……”拓跋烈痛得抖了一下。

而此刻秦羽眉又恢复了一脸冰冷的表情,迅速用棉花吸着伤口处涌出的鲜血。

“你们,”她伸出带血的手指,“按住王子的身体,别让他动。”

果不其然,那支箭穿过了一条不算大的动脉,秦羽眉将手伸进伤口,手指灵活地一拨一挑,就找到了受损的血管。

只是……

拔出了箭枝,秦羽眉可以完整地看出伤口的形状,她发现这呈放射状撕裂的皮肉,似乎不仅仅是中了一箭那么简单。

就好像……这一箭是为了掩盖住原本的伤口一样。

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,现在秦羽眉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,就是如何治好拓跋烈的伤。

拓跋烈刚刚叫出了声,自觉丢人,饶是现在比拔箭还痛,也硬撑着不发出声来。

他身后的两个亲卫已经看傻了,秦羽眉就那么镇定自若地在拓跋烈的伤口里翻动着,细白的双手沾满了血,可她连眉都不皱一下。

将受损的血管打了个结,止住血,秦羽眉草草擦了擦手,又拿起针和羊肠线,将拓跋烈的皮肉狠狠扯到一起,开始缝了起来。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

栏目分类

孙宇

第四章 让我来试试 一听是拓跋烈的消息,拓跋铮心里再不满,却也不好在这么多王军面前表现出来,回头看了秦羽眉一眼,却还是跟着来报信的人走了出去。 秦羽眉半倒在榻上,狂跳的心脏稍得平静。 总算暂时逃过了眼下这一劫。 对于拓跋烈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,拓跋铮实在没什么好感。 拓跋烈是呼察老王的小儿子,生母只是个地位卑微的女人,背后没有强大的母族做助力,按说这样的王子根本连呼察王座的边都摸不着。 可偏偏草原上的丹珠活佛很喜欢他,在拓跋烈还是个少年时,丹珠活佛就曾和呼察老王说,拓跋烈是龙牙草原最骄傲的雄鹰,